专业提供QQ活动,QQ新闻,QQ技巧,电脑技巧以及其他日常信息,让我们的Q生活更加精彩!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2024-04-22 01:12:37 投稿人:网钛CMS 围观148 0 评论
币界网报道:

来源:视觉中国

自加密货币诞生之日起,“去中心化”、价格大幅波动等特点就为有组织犯罪分子转移资产创造了便利。

近日,英国法院的一纸洗钱案判决书牵出了2017年发生在中国的一起金融庞氏骗局——蓝天格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这起非吸案有接近13万投资者卷入其中,他们正积极寻求途径让英国当局归还其收缴的资产。“很显然这是用我们的钱买的比特币。”其中一名投资人这样对界面新闻说。

这两起来自不同司法体系辖区的金融大案,既使得人们关注到加密货币生态系统固有的漏洞,同时也将影响打击跨国金融犯罪国际合作的走向。

被“虚拟财富”砸中:逆袭未竟的人生

2024年3月18日,英国萨瑟克刑事法院的陪审团裁定42岁的华裔英籍女子温简(Jian Wen)参与洗钱罪名成立。警方在调查期间查获6.1万枚比特币,规模为该国历来最大。按照4月19日比特币6.2745万美元一枚的价格换算,这笔虚拟货币市值约为3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5亿)。

有关温简在中国的公开资料十分有限。英国皇家检控署、伦敦警察厅以及多家当地媒体的调查报告显示,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拥有大学法学专业文凭,在国内认识了后来的丈夫Marcus Barraclough。2007年,怀孕7个月的她随丈夫来到了英国西约克郡的哈利法克斯镇。因丈夫有暴力倾向,两人在2010年离婚,随后她带着儿子搬到了英国第三大城市、西约克郡首府利兹,过着拮据的生活。

2017年夏天,在把儿子送回中国受教育之后,温简到伦敦东南部的阿比伍德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白天在中餐馆工作,晚上则睡在阴暗的地下室中。几乎同时,中国公安部门对天津蓝天格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展开调查后,主犯钱志敏迅速出境,并于2017年9月持英联邦成员国圣基茨和尼维斯的伪造护照(化名“Yadi Zhang”)进入英国。

钱志敏随身携带一部装有加密钱包的黑色联想笔记本电脑,该钱包内存有事先通过下属的火币账号转出的比特币。基于目前有限的资料和线索,警方初步判断温简与发生在中国的该案无关联。

钱志敏经由老挝逃到英国伦敦后,陆续将手中的比特币兑换成英镑和珠宝等实物。她曾在中国遭遇车祸,呼吸和行走都有困难,加上语言不通,迫切需要一位当地的华人助理。而处于财务压力中的温简恰好在华人微信群中发现了这份开价4000英镑月薪的工作邀请,迎来了人生逆袭。

她先是和这位“从事珠宝和房地产生意的”雇主一同搬进了伦敦北部富人区汉普斯特德的一幢豪宅。这里文艺气息浓郁,17300英镑的月租金她们一次性就支付了半年。据温简回忆,这位比自己大4岁的同胞每天约有20个小时待在床上,并通过笔记本电脑打游戏、购物以及从事比特币交易。

温简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钱志敏的比特币换成的现金,再进行大宗消费,包括购置奔驰轿车和豪宅,成为奢侈品百货哈罗德的会员,甚至带她周游欧洲。另外,温简还把在中国读书的儿子接到了伦敦,安排进入贵族学校赫思费特。这里每学期学费达6000英镑,同样由钱志敏承担。

在此期间,英国金融监管局开始打击通过加密资产进行洗钱的犯罪行为。2018年3月,英国政府成立专门工作组,对加密资产开展调研。同一年,因未能及时将比特币兑换成英镑,钱志敏和温简试图直接用比特币购买一幢价值2350万英镑的汉普斯特德豪宅。最终因资金来历不明,两人房子没买成功,反而引起了警察的关注。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图1

钱志敏和温简尝试用比特币购买的豪宅。来源:伦敦警察厅

2018年10月31日清晨,资深反洗钱专家Joe Ryan带着团队突袭了两人在汉普斯特德的住所,查收了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U盘。钱志敏和温简未被拘留,警察也没有意识到这些设备中藏有6.1万枚比特币,还在半年后把扣押的假护照还给了钱志敏。

此后一年多,两人继续把比特币兑换成现金进行消费。钱志敏在网上找买家,而后者在线下接头收取现金,期间累计获得40万英镑。温简的反侦意识很强,特意告诉买家在没有监控的场所碰头。有了现金之后,温简甚至到国外消费,包括在迪拜和意大利物色公寓和海景房,以及前往瑞士购买珠宝。

2021年5月,温简被捕归案,而钱志敏据信早已离开英国。警方同时也破解了设备中的6.1万枚比特币。此时距离2018年首次搜查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截至2021年5月30日凌晨,其中有近500枚被挖走。警察还在温简的新住所里搜出一张手写的便条,上面写着,“如果他们破解了比特币代码,我就完蛋了。”对此,温简在法庭上解释称,被调查的压力让她有了轻生的念头。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图2

英国警方第搜查温简居所时查获的便条。来源:伦敦警察厅

2024年3月18日,在萨瑟克刑事法庭上,面临13项指控的温简被裁定其中一项洗钱罪名成立,今年5月将面临最终判决。她当庭承认自己参与了钱志敏对比特币的处理,但对它们的来历毫不知情,并坚称自己是被雇主蒙骗。英国皇家检察署已从高等法院获得针对温简财产的冻结令,并将于今年9月就其处置举行听证。

而幕后的主谋早已逃之夭夭。温简自称最后一次见到钱志敏是在2020年8月25日。英国警察查缴的一本2018年的日记显示,钱志敏计划买下多瑙河西岸不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国家利伯兰(Liberland),在成为元首后获得外交豁免权。还有英国媒体报道她被列入了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名单,但界面新闻经过查询未获得相关信息。

蓝天格锐:疯狂的非吸往事

英国法院文件称,上述洗钱案件涉及的加密货币,是钱志敏在中国实施的欺诈行为的收益购买的。钱志敏出生于1978年9月4日,她在中国警方开始调查这起欺诈案后逃离了中国。而这起欺诈案正是当年轰动一时的蓝天格锐案。

蓝天格锐是2017年被中国警方查处的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警方通报称,涉案资金达430亿元,12.6万投资者卷入其中,遍及31个省、市、自治区。蓝天格锐2014年在天津成立,公司打着环保开发、智能养老、比特币挖矿等口号,以零风险、高额反息为诱饵,通过开展产品推介会、发展经纪人、开课培训等方式,与公众签订投资协议,吸收社会资金。

2016年,当时52岁的张平还是内蒙古呼和浩特土默特左旗教育局的一名职工,通过土默特左旗人民检察院一个叫王云的退休干部的推荐,接触了蓝天格锐投资项目。当年5月,王云带着十多人到北京丰台区一家酒店参加蓝天格锐的新品推介会。大型会场里多数是中老年人,主持人在台上展示养老机器人、抗雾霾面罩等产品,这些都是购买理财产品的赠品。

张平本着“快要退休了”的想法,花6万元购买了一份“嘉年华”理财产品。按照规则,蓝天格锐当场返现4000元,接下来半年每天返100元,第二个半年每天返200元,一直到最后半年每天返500元,一共返30个月,计算下来。除了拿回本金,张平还能再赚7万元。购买后的第三天,张平开始收到每日返金。在购买5单就能得20%奖励金的机制下,她又给女儿、弟弟、表哥和一个朋友各买了一份,一共投入30万元。

一份判决书显示,蓝天格锐推出了蓝天一号、蓝天二号、有利有币、超算一号、超算二号、生命环招商、嘉年华、英国爱生数字保险等10种理财产品,投资周期在6到30个月不等,规定投资金额主要集中在6000元-60000元之间,上不封顶,收益率在100%至300%之间。这些产品均没有对应的实物。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图3

你给格锐三年时间,格锐给你三世富贵”,蓝天格锐产品推介会拉上如此标语。图源:受访者供图

对投资者来说,蓝天格锐的实控人、别名“花花”的钱志敏是一个神秘人物,自称上可通政府高级官员,下能给投资者带来“三世富贵”。2016年10月,张平参加一场蓝天格锐推介会,主持人正在台上介绍理财产品,台下突然发出骚动,“花花来了!”张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流挤到墙边。在人群簇拥之下,一名胖胖的年轻女子坐着轮椅进入会场。

“我保你们三世富贵”,钱志敏拿起话筒只说了这一句话,场面开始沸腾。投资者们把钱志敏连带轮椅一起高高举起,张平这才得以看清,钱志敏的脸上神秘地蒙着一片粉白色的面纱。在台下转一圈跟投资者打完招呼后,钱志敏就离场了。

有投资者告诉界面新闻,只有投资600万以上,享受终身分红的“大客户”才有资格听钱志敏讲课。课上他们被要求和钱志敏一样带着蒙住脸部的“花脸”,手机被没收,组织者美名曰“特殊的活动”。在这种神秘感的加持下,不少人把钱志敏供奉为投资大神,说她“玩比特币在世界上很出名”,是比特币的开创者,自己还研发多特币。

一份判决书显示,2014年4月至2017年8月,蓝天格锐非法吸收钱款共计约402亿元,均由钱志敏控制支配。其中,341.18亿余元用于向12.8万名集资参与人返款,3.367亿余元用于公司日常支出及项目运营,其余钱款用于购买房产、珠宝、汽车等。2015年至2017年,钱志敏个人购买了331件翡翠钻石等珠宝,总价约为1.67亿余元。钱志敏还与合作伙伴任江涛先后出资121.5万元,用于三世佛像贴金和多尊法器的铸造。

在台面上,蓝天格锐更多推出的是法人代表任江涛。据任江涛的法庭供述,自己通过玩网络游戏认识了钱志敏,因他在游戏中完全服从钱志敏的指挥,钱志敏让他担任蓝天格锐的法定代表人,约定干满三年就给他100万元,另外每个月给他开3万元工资,一旦公司出了事需要他来扛,但钱志敏会想办法把他捞出来。

任江涛称,他在公司内部参与理财产品宣传、吸揽银行卡、管理“矿场”等工作,但实际上只是挂名,具体工作要听钱志敏的安排。为了提高知名度,蓝天格锐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过会议,还给任江涛“买”了一个中国商界诚信领袖的称号。

任江涛哥哥的证言称,自己很早就看出蓝天格锐在非法集资,让弟弟退出,但对方回应说“已经没法撤出了,只能一直干下去。”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图4

钱志敏(花花)照片。图源:受访者供图

“控制全球15%-20%的比特币产出”

任江涛在法庭上供述,钱志敏给公司定的业务之一是比特币和多特币“挖矿”,使用电脑网络挖这两种币赚钱。“矿场”里的矿机最开始挖比特币,后来机器过时了,就挖多特币,他把挖出的虚拟币不定期转给钱志敏。蓝天格锐面向投资者销售的“蓝天一号”“蓝天二号”“有利又币”理财产品也对应比特币和多特币。

冲着“比特币一定能增值”的预期,来自沈阳的股民赵忠梅在2017年3月把房子抵押出去贷款45万,购买了18单“数字一号”,正式入局蓝天格锐的比特币。蓝天格锐宣称8000元抵一枚比特币,她又加购15单“有利有币”,一共投入70多万。赵忠梅表示,她的投资在当地还算不上大额,蓝天格锐让贷款公司的人到购买现场办公,不少人当场举债数百万购买,为的是“将来升值一枚比特币能买一个单间”。

同年4月,赵忠梅一行数百名沈阳投资者乘大巴来到蓝天格锐位于天津北辰区大张庄镇的矿场参观矿机。在现场,她遇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一排排货架上摆着像电脑主机一样的东西,码了十几层高,后面都是电线”,赵忠梅回忆,当时带领参观的员工称,蓝天格锐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超算中心的民营企业,为比特币挖矿提供算力保障,公司在全国建立了“七大自动化矿场”,控制着“全球15%-20%的比特币产出”,钱志敏专门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参观结束后,蓝天格锐引导人们到宾馆刷POS机买理财产品。

蓝天格锐“矿场”的托管方潘某的证言称,矿场的矿机及电费由钱志敏提供,网络由钱志敏派人连接,挖出的比特币打入钱志敏的网络钱包。到2017年,矿机都淘汰了,以每台30元作废品卖了,钱都交了电费。英国法院文件称,蓝天格锐只是用一些近乎淘汰的设备做样子,以此来欺骗潜在投资者。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图5

蓝天格锐宣称在全国多地设有比特币挖矿场。图源:受访者供图

宝坻电视台“宝坻新闻”的一份过往报道显示,2016年3月28日,蓝天格锐“智能手环”项目落户天津市宝坻区,时任宝坻区委书记陈浙闽等区领导出席签约仪式。投资者称,官方站台行为大大增加了他们对蓝天格锐的信任。

公开资料显示,陈浙闽曾长期担任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2014年12月升任宝坻区委书记,2016年8月担任天津市委常委。2023年1月退休前,陈浙闽担任天津市第十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

蓝天格锐就这样在国内疯狂吸储三年。直到2017年前后,以e租宝为代表的非法集资大案集中爆发,众多投资者期待中的一夜暴富没能成为现实,等来的却是一场庞氏骗局的幻灭。2017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等14个国家机关召开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表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提高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同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境内所有ICO(首次发行虚拟货币)。

2017年7月,蓝天格锐以财务系统升级为由停止返利,随后又发公告称,因为金融整顿暂停业务。7月下旬,蓝天格锐彻底“暴雷”。7月27日,天津警方查封蓝天格锐。但此时实控人钱志敏早已借助假护照逃出了国外,最终于英国在助理温简的协助下开始将非法所得进行大宗消费。

一份判决书显示,在“暴雷”的前6个月,2017年2月,钱志敏提出让恋人赵麟锋帮她偷越国境。后在赵麟锋的帮助下,钱志敏越境出逃。另一人在转移钱志敏未能带走的箱子时被抓获,公安机关从扣押的箱子里及钱志敏出境前的租住处收缴了足金饰品、珠宝玉石镶嵌类首饰、金条、玉器及现金人民币等物。另外,钱志敏在赵麟锋的公司购买沉香、古董、玉器等贵重物品花费共计1000万元左右。

2017年12月27日,天津警方发布通报称,对蓝天格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跨境追讨投资损失的途径有哪些?

从2017年到2019年,以任江涛、吴小龙、黄亚芳为首的“蓝天格锐非吸案”50名犯罪嫌疑人陆续归案。其中,任江涛和恋人黄亚芳于2017年11月1日在老挝万象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追缴到人民币现金5.2亿元、泰铢1710万元、美元115万元;冻结账户资金人民币18亿元;冻结罗牛山股票45200股;扣押珠宝、首饰、金条等1568件;扣押玛莎拉蒂、奔驰迈巴赫、保时捷、凯迪拉克等豪车14辆;查封房产42套。

截至2019年6月24日,蓝天格锐公司28名犯罪嫌疑人被移送审查起诉。2021年9月13日,任江涛和黄亚芳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5年。但“头目”钱志敏始终未被捉获归案。

2022年12月,蓝天格锐案启动退赔程序,全国多地公安机关发布该案集资参与人信息线上登记公告。部分投资者向界面新闻反映,有相当数量的投资者是各地的教师、部队人员、警察等公职人员,“暴雷”之后,某些公职人员“碍于各种理由不敢报案”。

多名已经收到清退款的投资者向界面新闻透露,清退小组在2023年5月退回了被骗资金的8%;同年10月又退回了5%。据悉,蓝天格锐430亿元的非法集资案中,目前警方追缴回来的资金为28亿,仅占集资总额的6.5%。

英国最大比特币洗钱案牵扯中国400亿非吸案:钱是如何流到国外的 图6

2024年4月9日,天津市河东区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蓝天格锐投资者到清退小组办公地登记信息。图源:界面新闻记者吕雅萱

最近,英国警方查封的6.1万枚比特币再次给投资者带来了希望。不过,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对于这些扣押的资产,英国皇家检察署已经向高等法院提起了民事追偿程序,如果没有其他人对犯罪资产主张权利,一半归英国警方所有,一半则划归英国内政部。

“我们不希望、也不接受比特币被英国没收”,近日,2500名蓝天格锐投资者给中国公安部提交联名信,他们希望中方与英国政府展开谈判,追缴回“用他们的钱购买的比特币”。

北京师范大学G20反腐败追逃追赃研究中心教授黄风告诉界面新闻,针对跨国追赃案件,中国和英国执法机关可以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开展合作,中方如果能证明有关财产来自于犯罪嫌疑人在中国境内的违法犯罪,那么英方在根据反洗钱法律没收被转移到英国的财产后,可以按照“分享制度”这一国际惯例,根据中国执法机关在其中投入的执法资源和贡献等,跟中国分享被没收的资产。

但黄风同时也指出,从英国方面最新报道看,该案的刑事程序已经基本结束,而且最终对温简认定成立的刑事指控很少,刑事程序在资产追缴上不太成功,所以英国方面启动了民事追缴程序。“针对该案已冻结的资产,中英目前似乎没有开展刑事追缴合作的空间了”,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投资者想要追回资产只能走民事追索的路径,直接向英国法院提出财产权利主张。

“在英国法院开庭审理民事追缴申请之前,财产受害人应该尽快找有跨国办案资质和能力的律师在英国打民事官司,向英国法院提出自己的财产权利主张”,黄风表示,根据英国法律的规定,如果财产受害人提出相关的权利主张,英国法院将中止审理英国执法机关提出的民事追缴申请,以确定相关财产的归属问题。

与刑事没收不同,英国《犯罪收益追缴法》规定的民事追缴程序是一种对物不对人的“对物之诉”,也就是说,民事追缴只针对财物,不针对实施违法行为的人,不以实现刑事追诉或者定罪为条件。民事追缴采用的是“优势证据”标准,即使英国执法机关只根据一定的怀疑材料提出没收申请,只要这种怀疑不能被任何其他证据材料所推翻,法官就会认为这种怀疑材料属于“优势证据”。

黄风认为,蓝天格锐集资案大多数证据在国内,中国律师更方便搜集证据,甚至能请求中国执法机关、外交领事机构等其他主管机关提供必要的帮助,以证明在英国被冻结扣押的资产来源于中国投资者的财产。当然,中国律师应当与英国律师合作,相关的诉讼和出庭活动应由英国律师在该国进行。

一位律师向界面新闻表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对于涉及人数众多的案件,如果集中起来到境外启动民事诉讼,最好要在政府主管部门的协调下开展。目前有2500名本案的投资者集体向公安部写信,要求启动相应追偿工作,这种集体行为,可以让政府主管部门意识到该事件的重要性,采取更加审慎的态度。

“不过,如果英国警方发现新的犯罪嫌疑人,比如找到钱志敏,或者发现了新的证据而重新启动刑事程序,那么中国警方仍可以与英方开展刑事合作”,黄风表示,然后按照英国法律规定的刑事没收程序,通过最开始提到的分享制度来追回部分资金。

标签:如何  中国  最大  国外  英国  
投稿 评论